当前栏目:新闻资讯

第六章布林·山德(6/81)

admin / 2020-06-03 19:59

布林·山德不像十镇中的其他村镇。它骄傲的旗帜高高飘扬在矮人谷以南、三座湖间冻原中央山丘的顶端。没有一艘湖上的船挂着它的旗子,它在任何湖上也没有码头,但是无可争辩地,它是这个区域的地理中心,也是各样活动的集中地。这是从路斯坎来的主要商队暂住、矮人们前来交易,以及大部份工匠、手工艺品制造者和估价买卖者居留之处。布林·山德只有在渔获量上比不上别的城镇。在都尔登湖南岸的塔马兰、塔尔歌斯,以及迪尼夏湖西岸的凯柯尼与凯迪内瓦才是湖面上的霸主。高墙围绕着布林·山德,在阻挡寒风的同时也阻止了地精和野蛮人的入侵。在里面的建筑物和这一带其他村镇的都很相似:低矮的木造建筑。只不过布林·山德里面的房子是紧靠在一起,并且通常会有好几个家庭挤在同一小间屋子。虽然这里很拥挤,但是城里还是有某种程度的舒适和安全,这是渺无人烟的四百哩地之内最大的文明之处。当瑞吉斯穿越北墙那镶着铁边的木门时,他总是很享受欢迎他的声音与气味。虽然这座城比南方那些大城市小了许多,但是布林·山德公众市场上的喧嚣声以及街上群集的小贩还是让他想起了在卡林港度过的那些日子。而且就像在卡林港一样,被遗忘的国度中每一个种族似乎都派了代表到了布林·山德。有高大深色皮肤的沙漠种族混在从月影群岛来的浅色皮肤旅行者当中。喜欢吹牛的黝黑南方人以及强壮的高山居民互相交换着各种关于爱情或战争的传说,在每一个街角的酒馆中。瑞吉斯将这些东西照单全收,因为除了位置不同,这些噪音还是一样的。如果他踏着轻快步伐走过狭窄街道时闭上眼睛,他似乎就重拾了多年前在卡林港尝过的生活滋味。然而现在,他的任务太过严肃,让他高兴不起来。他被黑暗精灵的坏消息吓到了,而且对于身为将这个消息传递给议会的使者相当不安。瑞吉斯离开了吵闹的市场区域,经过了布林·山德发言人凯西欧斯宫殿般的家门前。这是十镇中最大最奢华的房子,正面有许多柱子,四面墙上装饰以浮雕。这本来是建造给议会使用的,但是当发言人们对于开会的兴趣渐渐消失,在外交上富于技巧并且手段柔软的凯西欧斯就占用了这个地方,当成他的正式居所。议事厅则被移到城内远处角落的空仓库内。有几个发言人曾经抱怨过这场改变,可是这些捕鱼的村镇虽然能够常常在公共事务上对这座主城发挥影响力,可是在这一类对大多数人而言不重要的议题却不会得到多少支持。凯西欧斯很了解他那座城的地位,也知道如何把大部份的其他城镇操纵于股掌之间。布林·山德的民兵团足够击败其他九镇中任五镇的联军,而凯西欧斯手下的那些官员垄断着和南方那些必要市场间的联系。其他的发言人也许会对改变会议地点有意见,可是他们对主城的依赖使得他们不敢对凯西欧斯采取任何行动。瑞吉斯是最后一个进到小小会议厅里的人。他看了其他九个已经坐在桌前的人,就发现到自己事实上是多么地不适合担任这个职位。他被选为发言人只是因为独林镇的其他人都没有意愿要出席会议,但是其他发言人都是靠自己英勇的英雄事迹挣到这个位子的。他们是自己村镇的领袖,筹办各自的建设与防务。每一个发言人都至少打过二十场仗,因为地精和野蛮人袭击十镇的日子比这里的晴天还要多。在冰风谷有一个很简单的生存规则,就是如果你不战斗,你就活不下去。而出席议会的发言人又都是整个十镇里其中一些最老练的战士。但瑞吉斯从来没有因为这些发言人而感到压迫感新闻资讯,因为他平常在开会时都不说话。独林镇被隔绝在小而浓密的冷杉树林里新闻资讯,对别人毫无所求。由于他们的渔船队规模非常小新闻资讯,所以在都尔登湖上的其他三个城镇也对它没什么要求。瑞吉斯除非被逼急了,不然他绝对不发言,每次投票的时候,他也很小心地跟随大多数人的脚步走。如果会议在一个问题上分裂,他就会听凯西欧斯的。在十镇里头,跟着布林·山德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然而这一天瑞吉斯发现自己在议会有点麻烦了。他带来的坏消息会让他暴露在那些人欺凌弱小的策略与愤怒的报复当中。他把自己注意的焦点集中在两个最有力的发言人凯西欧斯与坎普身上,这两个人正坐在长方形会议桌的前头喋喋不休。坎普看起来像是健壮的拓荒者;虽然不是很高,但是胸膛很结实,手臂上肌肉纠结,同时带着一种无论是朋友敌人都会害怕的杀气。而凯西欧斯看起来则不太像个战士。他的骨架很小,有着修剪整齐的灰发以及没有一点胡渣的脸颊。他大而明亮的蓝色眼睛总是让人感觉他内心的满足。但是如果有人看过这个布林·山德的发言人在战斗中举起剑或是带领部队冲锋的样子,就不会怀疑他的武艺或勇气。瑞吉斯真的很喜欢这个人,但是他也很小心不让自己被有机可趁。凯西欧斯可是以牺牲他人成全自己而闻名的。“会议开始,”凯西欧斯宣,拿着议事棰往桌上敲。这个会议主席一向都是很仪式化地来开始会议,他会念出原本就计划好的提案来增加会议重要性的光环,这使得有些偶尔代表远处城镇来开会的恶棍印象深刻。但是现在,由于议会功能的退化,使得程序仪式只不过是用来延迟会议的结束,使十个发言人都感到遗憾。结果是每一次集会都削减了更多的程序仪式,有些人也提过要全部删掉。当整张单子上的东西念完了,凯西欧斯就转而开始讨论重要的议题。“在议事日程上排的第一件事,”他说,他好不容易瞄了一眼摊在他面前的记录,“是关于迪尼夏湖上的姊妹镇凯柯尼与凯迪内瓦的领土纠纷。我看到朵林·鲁加已经带来他上一次会议时说好要带来的文件,所以我将发言权交给他。请鲁加发言。”朵林·鲁加是一个骨瘦如柴,皮肤黝黑的人,他的眼神一直不安地四处注视,当主席提到他时,他简直要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现在在我手中的,”他大喊着并举起的手中握着陈旧的羊皮卷,“是凯柯尼和凯迪内瓦原本的协议,由双方的领导人签字的, 广西快3开奖网站”他伸出指控的手指对着凯迪内瓦的发言人, 广西快3开奖结果查询“也包括你的签名在内, 江苏11选5杰辛·布兰特!”“那是在相互友好的时候, 江苏十一选五在善意的精神下签署的,”杰辛·布兰特反驳说,他是一个较为年轻的金发男子,稚气的脸庞常让人以为他很天真。“打开羊皮卷,发言人鲁加,让议会的所有人看一看。他们会看到上面完全没有关于东流亡地的规定。”他环视了一下其他发言人。“东流亡地在协约中规定把湖分成两半的时候连个小村庄都还算不上,”他解释说,而且不是第一次了。“他们那时连一艘渔船都没有。”“各位发言人,”朵林·鲁加大喊,吵醒了一些已经快要打起瞌睡的人。同样的争吵占据了前四次会议的时间,可是两边都丝毫占不到上风。除了两镇和东流亡地的发言人以外,这个话题对其他人既不重要也很无趣。“我们当然不能因为东流亡地的兴起而怪罪凯柯尼,”朵林·鲁加辩护说。“谁能够预见东方路的出现?”他问道,他指的是东流亡地所盖的那条通向布林·山德,又直又平坦的道路。它设计得很好,对这个迪尼夏湖东南角的小村镇是个很大的恩赐。它结合了远处社群和通向布林·山德的便捷交通之优点,于是成为十镇中成长最快速的地方,渔船队膨胀到跟凯迪内瓦旗鼓相当的地步。“谁料到了?”杰辛·布兰特反驳说,现在他平静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慌乱。“很明显的是,东流亡地的成长逼得凯迪内瓦跟他们在湖的南方水域中作严酷的竞争,而凯柯尼的船则是自由地航行在湖的北半部。但凯柯尼却冷淡地拒绝重新协商条件,来补偿这种不均衡的状态!我们没办法在这种条件下繁荣起来!”瑞吉斯知道他必须在布兰特与鲁加的争论一发不可收拾之前展开行动。前两次的会议都因为他们的争执而拖延到现在,瑞吉斯不能在告诉他们野蛮人即将入侵之前就让会议解散。他迟疑了一下,他必须再次对自己承认没有其他的选择了,他也不能从这件紧急的任务上撤退;如果他什么都不说,他的避难所将会被摧毁。即使崔斯特跟他保证他拥有的力量,他还是怀疑那块宝石是否真的具有魔法。但是由于他自己的不安全感(这是此种矮小种族的特性),瑞吉斯发现自己盲目地相信崔斯特的判断。黑暗精灵是他认识的人里头最有知识的,拥有的经验也比瑞吉斯所能说的传奇故事还要多。现在该是行动的时候了,半身人决心要试试黑暗精灵的计划。他抓起了面前桌上的小木槌。他感觉到非常的陌生,这是他第一次用这个东西。他轻轻地敲了木桌,但是其他人都正专心地看着鲁加与布兰特之间发生的互相叫嚣。瑞吉斯再次提醒自己黑暗精灵的消息很重要,然后拿锤子重重敲了下去。其他的发言人都转向半身人,新闻资讯脸上一副茫然的表情。瑞吉斯在会议中很少说话,除非被一个直接的问题逼到角落。布林·山德的凯西欧斯敲下他沉重的木槌。“现在会议转由…呃…独林镇的代表发言。”他说,从他忽高忽低的音调中,瑞吉斯猜出他是挣扎着来严肃对待半身人的发言请求。“各位发言人,”瑞吉斯试探性地开始说,他的声音由于害怕而变得尖锐。“我虽然很尊重凯迪内瓦与凯柯尼发言人之间争论的重要性,但是我相信我们还有更紧急的问题要讨论。”杰辛·布兰特与朵林·鲁加由于被打断而脸色发青,但其他人都好奇地看着半身人。这是个好的开始,瑞吉斯想,我已经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他清了清喉咙,试着要让自己的声音稳定下来,并且使人更印象深刻。“我毫无疑问地得知野蛮人部落将要联合攻击十镇!”虽然他试着让这个宣告听起来更戏剧性,但是瑞吉斯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一群无动于衷又困惑的人。“除非我们结盟,”瑞吉斯继续用着急的语气说,“那一群人会把我们的城镇各个击破,杀掉任何胆敢反抗他们的人!”“的确,独林镇的瑞吉斯发言人。”凯西欧斯用一种刻意冷静,但事实上是嘲笑着瑞吉斯的声音说。“我们以前也被野蛮人袭击过。没有必要在这里……”“这一次不一样!”瑞吉斯高呼说。“所有的部族都联合起来了。以前的袭击是一个部族对付一个城市,通常我们也处理得很好。但塔马兰或凯柯尼,甚至布林·山德怎么可能对抗冰风谷所有蛮族的联合军?”有些发言人靠回椅子上去沉思半身人所说的话;其余的则开始私下窃窃私语,有些很忧虑,有些则是愤怒和不信。最后凯西欧斯又敲了槌子,要整个议事厅安静下来。然后,塔尔歌斯的坎普用他令人熟悉的虚张声势慢慢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我能发言吗,友好的凯西欧斯?”他用不必要的客气问道。“也许我能够让大家用比较适当的眼光来看这重大的宣告。”瑞吉斯与崔斯特在计划半身人于议会中的行动时都做过一些假设。他们知道在十镇互助原则下奠基并繁荣的东流亡地一定会公开支持共同对抗野蛮人的念头。同样地,十镇中最容易被攻击也被劫掠最多次的塔马兰和独林镇将会欣然接受别人给的任何帮助。但是如果塔尔歌斯的坎普拒绝接受这个计划,连能够在这样的同盟获益最多的塔马兰发言人阿果瓦也会规避这件事并保持沉默。塔尔歌斯是九个渔业村镇中最大也最强的,它的船队规模是第二大的塔马兰的整整两倍。“各位议会的成员,”坎普开始说了,他身体往前倾,使他在其他人的眼里看起来大些。“让我们在担心之前先来知道半身人所说故事的更多细节。我们击退过蛮族入侵者太多次,所以能够相信即使我们最小城镇的防卫措施也是足够的。”当坎普继续他那论点设计好要摧毁半身人可信度的演说之时,瑞吉斯感觉自己越来越紧张。崔斯特很早就认定在他们的计划中塔尔歌斯的坎普是关键,但瑞吉斯比黑暗精灵更清楚了解这坎普不是好应付的。坎普的个人特质正好很清楚地描写了塔尔歌斯这个大镇的行事风格。他身材高大,又喜欢仗势欺人,即使是在面对凯西欧斯时,也常常会充满威胁性的发怒。瑞吉斯之前试着要把计划中的这一部份改掉,但是崔斯特很坚持。“如果塔尔歌斯同意接受与独林镇结盟,”崔斯特推论说,“那塔马兰就会欣然加入,这座湖上惟一剩下的布理门镇就没有别的选择,只得同意。布林·山德一定不会反对最大且物产最丰富的湖上四镇结盟,而东流亡地也会第六个加入公约。那就达成了很明显的多数。”其余的城镇将不得不加入共同联盟,没有别的选择。崔斯特相信凯迪内瓦与凯柯尼害怕东流亡地会在未来的议会中得到特别待遇,所以会夸张地表现出忠诚,希望他们在凯西欧斯的眼里蒙思。红水湖上的两个城镇蜜酒镇与道根之洞虽然由于僻处边缘,在入侵中相对安全,但也不敢反对其他八个城镇。但是瑞吉斯在看到坎普从桌子对面瞪过来的眼神时,了解到这一切都只是乐观的想法。崔斯特承认在结盟的过程中最大的障碍就是塔尔歌斯。这个强大的城镇太傲慢,相信自己可以撑过任何野蛮人的袭击。而如果它生存了下来,那它竞争者所受的破坏会对它很有利。“你说你知道了有人要入侵的消息,”坎普开始说。“你怎么会得到这个有价值又很难得到的情报呢?”瑞吉斯发现自己的太阳穴在冒汗。他知道坎普的问题会引到哪边去,但是他没有办法回避这个事实。“从一个常在冻原上旅行的朋友那里知道的。”他坦诚地回答。“那个黑暗精灵吗?”坎普问。由于瑞吉斯的颈子向上弯,而坎普又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瑞吉斯很快就发现自己已经被迫进入守势。这个半身人的爸爸曾经警告过他当他面对人类的时候常会处于不利的地位,因为人类在肉体上必须低头才能跟半身人对话,就像跟自己的小孩说话一样。在这样的情况下,爸爸的话让瑞吉斯觉得心痛又真实。他擦去了上唇上的一滴汗。“我没办法代替你们其余的人说话,”坎普继续说,接着笑了出来,用一种荒谬的眼光来看半身人严重的警告,“但是我还有太多更重要的事要做,而不是因为黑暗精灵的一番话就跑去躲在城里!”这个魁梧的发言人再次笑了,这次笑的不只他一个人了。塔马兰的阿果瓦对半身人失败的意图提供了一些意料不到的帮助。“也许我们应该让独林镇的发言人继续说。如果他的话是真的…”“他的话只不过是黑暗精灵谎言的回声!”坎普咆哮说。“不要理他,我们以前就击退过野蛮人,而且……”但是之后坎普也突然停了下来,因为瑞吉斯跳上了会议桌。这是崔斯特计划中最危险的部份。黑暗精灵对这一部份很有信心,甚至描述了实际的情况,就好像不会有任何问题一样。但是瑞吉斯感觉临近的灾难就在他身边徘徊着。他的手紧钩在背后,也试着要表现出一切在控制之内的样子,如此凯西欧斯才不会对他不寻常的策略采取制止的行动。在阿果瓦分神的时候,瑞吉斯悄悄把红宝石坠子从背心里头弄出来。在他走上走下,把桌子当作自己舞台的时候,它在他胸前闪闪发亮。“你们知道什么,可以这样嘲笑黑暗精灵?”他质问其他人,特别针对坎普。“你们当中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说出被他伤害之人的名字吗?不行!你们因为他族人的罪而责罚他,但是你们当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想过崔斯特·杜垩登跑到我们当中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拒绝接受自己族人的生活方式?”议事厅中的寂静使得瑞吉斯相信他如果不是打动了这些人,就是被视为胡说。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傲慢或愚蠢到认为他这场小小的演说可以完成他的任务。他走过去面对坎普。这一次是他往下看了,但是塔尔歌斯的发言人似乎到了快要爆笑出来的边缘。瑞吉斯必须迅速行动。他微微弯下腰,把手举到脸颊边,假装要抓痒,事实上则是想要让坠子开始旋转,当它荡过去的时候就用手臂轻敲它。然后他耐心地保持片刻沉默,照崔斯特吩咐的来数。十秒过去了,坎普的眼睛眨也不眨。崔斯特曾经说过这样就够了,但是瑞吉斯一方面惊讶,一方面又担心这样是否能完成任务,于是在胆敢测试黑暗精灵的信心之前又等了十秒。“你们一定能够了解事先防范这次攻击是有智慧的作法,”瑞吉斯镇静地建议。然后他用只有坎普能听见的耳语补充说:“这些人仰望你的引导,伟大的坎普。军事同盟只会增高你的地位与影响力。”效果很让人吃惊。“也许半身人的话里头比我们一开始所相信的包含有更多的东西。”坎普机械性地说着,他的目光从来没有离开过红宝石。瑞吉斯发了一阵呆,然后就站直,把宝石藏回背心后面。坎普摇了摇头,就好像从脑中清除一个令他困惑的梦,然后揉了揉他干燥的眼睛。这个塔尔歌斯的发言人似乎没办法忆起最后的片刻,但是半身人的建议已经深植在他脑海。坎普自己也惊讶地发现他的态度变了。“我们应该听瑞吉斯的话,”他大声宣告说。“因为组成这样一个联盟并不会让状况变得更糟,但是什么也不做的结果可能真的很严重!”杰辛·布兰特抓住了这个好机会,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坎普发言人说得很有智慧,”他说。“把我们凯迪内瓦镇,算进将要击退敌人的军队中!”其余的发言人都向崔斯特料想的一样排在坎普背后,而朵林·鲁加又做出了一番比布兰特还夸张的忠诚表现。瑞吉斯当天稍后离开议会时,他感到相当骄傲,而他对于十镇存活下去的希望又回来了。但是半身人发现他满脑子充斥着关于他所发现的宝石力量的想法。他想要找出最不容易失败的方法把这个刚发现,可以说服别人合作的力量转化为利益与逸乐。“普克真好,居然给我这个!”他走出布林·山德城门的时候这样告诉自己,然后走向他跟崔斯特与布鲁诺约好相会的地点。

  原标题:阿富汗首都连环爆炸至少4人受伤

,,吉林11选5
浏览: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河北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